麻省理工的母亲一直挂着电话,她问自己:为什么中国恶霸没有成功?

麻省理工的母亲一直挂着电话,她问自己:为什么中国恶霸没有成功?这篇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夏达·舒克。郑菲菲在高中入学考试中从一年级到最高年级的经历,从北京大学到麻省理工学院,郑菲菲博士非常符合她的名字,与许多人对成功的定义非常相似。生命似乎在这一点上达到了顶峰。 然而,孩子的出生让郑腾飞开始了一个新的思考:如何教育他?她写下了自己对生活经历的反思,这可能会给我们一些教育上的启示。 在成为母亲之前,我是一名在美国学习的博士生。 他每天一步一步地去实验室做科研,周末开车去买菜,去公园,偶尔会找一群朋友回家大吃一顿,在秀秀做饭,或者去听高大的讲座。 沉浸在世界著名学校的优越之中,生活平静而美好,未来清晰而明确:做一名科学工作者,你一生都会受到尊重,对衣食无忧。 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就像扔进平静湖中的一块石头。 这小小的软香带来的第一件事是母爱的洪流,但它很快给我留下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将会困扰我很长时间:我应该如何教育他?作为教育成功的典范,我离成功越来越远,回想起当时强迫症的状态。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潜意识里对自己不满。 在几乎所有人的眼里,我是当时成功教育的典范:我来自一个小城市,我的父母是普通的工人阶级。从小学到初中,他是一年级的第一名,被护送到重点高中,但他仍然招摇地参加了高中入学考试,轻松获得冠军。进入北京大学后,他申请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全额奖学金。同时,他能够主持运动会,举行画笔,并参与各种学生会。——这真是德、智、体、艺、劳的全面发展!然而,在这个近乎完美的学生欺负故事中,只有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因为随着学历的提高,我的自信心和学习效率大大降低了。 我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回到高考考场,却对此一无所知。 看着周围的学生,我总觉得自己是最差的。 我每天都不情愿地起床去实验室。我甚至有不再为医生学习很多次的想法。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成为科学家的梦想就在眼前,但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想找到一份好工作。 孩子出生后,我渴望教育他关于他的偏执狂,突然让我意识到我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与此同时,它也让我冷静下来,思考为什么我曾经意气风发的态度变成了只关心“现在的生存” 回想起来,从我进入大学开始,我的士气开始下降。 因为在那之前,生活的目标简单明了:进入一所著名的大学。 即使是现在,许多父母都同意,只要这个目标实现了,一切都会好的。 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也很清楚:在考试中取得高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上大学是为了什么或者我喜欢什么。只要我练习考试技巧,其他一切都是浪费时间。 碰巧我在考试中有一些天赋,而分数的气氛主宰了学校的一切,这让我一路都有很大的成就感。这鼓励了我继续努力,最终获得了北京大学闪亮的结关证书。 但是通关后,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从来没有独立思考过,突然迷失了 此外,说到选择专业,我更困惑。除了我已经通过的科目,我一点也不知道。 最后,我选择了一个容易出国的专业。至于我为什么想出国,我从未想过。 在我大学时代,我没有努力学习的目标,也对我的专业缺乏兴趣。像我周围的许多学生一样,我花了很多时间玩游戏和看电影。 坦率地说,我的大学生涯只给我留下了拖延和微弱的挫败感。 缺乏动力会带来延误,而挫折则来自考试以外的评估系统的出现,如科学研究成果和社区活动。 在毕业季节,我不知道如何选择。我跟随人群来到美国为医生学习。 那时,我不知道为医生学习意味着选择科学研究的道路。 直到我开始阅读博客后,我才发现考试结果几乎毫无意义。我没有训练加入科学研究所所需的基本素质。此外,在像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顶尖学校,我周围的学生都是精英,所以我不得不接受对自信更严重的打击。 日复一日无聊的实验室工作和校外相对舒适的生活条件终于让我忘记了以前的自满。 熬夜到毕业,找份私人工作,过上舒适的生活是件好事,不是吗? 我相信这不是一个例子。 我见过许多大学生和来自中国其他著名大学的学生来到美国,和我在同一个州留学。 当然,在许多人眼里,能够在美国工作和定居已经是一项成功。 这样一个未来值得为千分之一甚至几十万分之一的机会付出12年的艰苦努力吗?至少我自己的回答是否定的,“30年来高考的1000名优秀考生中没有一个成为顶尖人才”的消息确实让人叹息。 然而,我想说的是,学生也是受害者。 我们无疑很聪明,但是我们被应试教育引入歧途。 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培养那些在社会上基本无用的考试技能。 一整套规定的行动扼杀了我们的好奇心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更不用说发展我们的爱好和做出自己的选择了。 所有取得杰出成就的人都热爱他们的事业。 只有这种爱是他们克服各种困难并坚持下去的长期支持的源泉。同时,它也会给他们带来最真实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梁启超在《学习的滋味》中写道:“普通人必须经常生活在这种滋味中,生活才是有价值的。 如果这张悲伤的脸持续几十年,那么生活将变成沙漠。有什么用?梁启超在《学习的趣味》中写道:“普通人必须经常生活在趣味之中,生活是有价值的 如果这张悲伤的脸持续几十年,那么生活将变成沙漠。有什么用?“我最痛苦的时刻是告诉我的父母,我不喜欢我的专业,也看不懂。他们问我,你喜欢什么?我什么也回答不了,那种茫然让我几乎绝望,那时,我已经30多岁了。 我的孩子永远不应该以成为高中恶霸为目标来抚养他们的孩子。一方面,它可以帮助我们用模糊的记忆重温童年;另一方面,它也给了我们一个改正成长过程中错误的机会。 我的孩子永远不应该以获得高分和再次成为欺凌弱小者为目标。这根本不应该是教育的目的。 特别是在我们的生活被互联网颠覆的时代,现在需要高分的优质教育资源可以很容易地从互联网上获得,学习的能力和效率将变得更加重要。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孩子们成为充满好奇心并能引导自己的终身学习者,而不是依赖别人设定的目标前进。我希望孩子们能够独立思考,在信息过剩的迷雾中清晰地看到世界,而不是听从别人的建议,被公众舆论绑架。 我的最终目标是让孩子们找到他们喜欢和擅长的,倾吐他们的热情和汗水,享受艰难和收获。 无论世界如何变化,它都会成为幸福的源泉,伴随他们一生。 我的最终目标是让孩子们找到他们喜欢和擅长的,倾吐他们的热情和汗水,享受艰难和收获。 无论世界如何变化,它都会成为幸福的源泉,伴随他们一生。 这种教育比简单的“努力学习”要困难得多 孩子的许多关键品质应该从小培养。 因为这个原因,我开始学习教育学和心理学,增强了我的信念和学习技能。同时,我也意识到最有效的教育方式总是父母的示范。 因此,毕业后,我放弃了在美国的工作机会,回到家寻找自己的方向。 我开始探索教育行业。在参加了幼儿教育、课外组织创业、海外留学咨询等几个项目后,我发现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教育意识没有多大变化。 考试气氛越来越激烈。孩子们的压力和竞争变得越来越残酷。童年已经被侵蚀掉了。 高中生和大学生仍然处于同样的困惑之中,但是只有一些学生从参加高考变成了参加“外国高考”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有所改变,你必须去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这是教育最核心的部分。 所以,2016年,我去了上海私立和平学校的课程中心 在这所声望很高的学校,我有机会为一至十二年级的孩子设计科学课程,给高中的IB学生上课,甚至根据我理想的课程结构参与建立小学。 在我与学生相处的每一天,在小学一年级和三年级教学的“分裂”经历中,在看到这么多同龄人为更好的教育不断努力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做比我自己更大的事情”的使命感和价值感 我努力工作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是为了更好的世界。 我努力工作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是为了更好的世界。 虽然工作比我当医生的时候更难,虽然我牺牲了很多时间和我的孩子在一起,虽然我不得不学习很多新知识和理论,但我很享受。 我很高兴自己三十多岁了,当我读到《新视野报》载着冥王星发现者克莱德托博的骨灰去见冥王星时,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在最初的困惑和失望之后,我很高兴我的家人选择支持我的决定。 2015年7月14日,新视野号拍摄的冥王星照片仍处于开始阶段。有了某个公司,我会在我热爱的事业中努力工作,引导孩子们追求幸福的未来,过上有意义的生活。 负责任的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