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孤残女金梅身患重病,社区力量有限,希望得到帮助。

金梅(化名),玉溪口街新余路社区居民,50岁。她不仅有语言障碍,还有腿脚问题。她属于多重继发性残疾。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她和有一些人格问题的哥哥住在一起,住在一起。

金梅今年五月病重。社区及时帮助了她,并试图为她赢得政策。然而,在政策实施之前,金梅的治疗陷入了财政困难。

金梅的婚姻很不幸,因为她突然生病,而且在困难的情况下得到了社区的帮助。结婚仅两个月后,她于2012年与丈夫离婚。

今年五月,金梅发烧,视力模糊。

在邻居江约克(化名)和冯玉昌(化名)的陪同下,他们去了沈郑翔万全医院治疗。医生在做了电脑断层扫描后表示,金梅患有肺结核,如果病情严重,需要立即送往专科医院治疗。如果她迟到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江和丰觉得情况很严重,金梅的家人没有人可以决定,所以他们陪她去新余路社区寻求帮助。

社区帮助联系了金梅的二姐夫冷先生,并在向冷先生介绍了总体情况后,要求他带金梅去一家大医院接受治疗。

5月8日,金梅和妹夫冷先生一起来到新余路社区,受到负责人张发军的接待。冷先生概述了金梅的家庭情况,说他也要去上班,不能抽出太多时间照顾金梅。

张发军和冷先生相互谈判。根据金梅目前的情况,她必须被送到一家大医院接受治疗,并尽可能多地申请住院治疗。

起初,相关医院不愿意接受金梅的第一次访问。张发军进一步与医生沟通,并在电话中介绍了金梅的困境。最后,医院同意让她住院。

金梅到达医院时,只带了社区准备的600元和500元现金。她还有几百元零钱。

疾病很严重。在5月9日至11日的三天里,当社区组织为爱捐款时,张发军打了很多电话给相关医院的主治医生,了解病情。医院通知金梅,她检查后出现尿毒症,肺部状况不再是主要问题。

尿毒症需要透析,应尽快转送义山医院治疗。

5月12日,社区委托居民大山(化名)、牛秀(化名)和冷先生从禹溪口到义济山医院送金梅去医院。

金梅就医住院期间,新余路社区在该区召开了居民小组会议,并向街道请示。它发布了一项捐赠提案,为金梅募集捐款。一共收了940元,所有的钱都给了金梅。

考虑到频繁透析需要有人陪着她,冷先生和张发军协商并雇佣了一名护士来照顾金梅。

同时,街道和社区也积极争取金梅最低生活保障等救助政策,社保机构知道如何办理居民医疗保险慢性病的认定,为她以后节省医疗费用做准备。

自五月底以来,金梅的病情一直很严重,甚至心力衰竭和多器官衰竭。如果确定长期透析,则需要进行另一次弛缓性手术。

为了让金梅得到最优惠、最长期的待遇,6月3日,冷先生上街去找负责人薛局长。经过协商,他决定将金梅转到中铁步家店医院上海局,这样可以保证她在病情基本稳定的情况下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接受治疗。

7月15日,俞秀口街道副主任冯雪和张发军前往步家店医院看望金梅,了解她更多情况。

当时,已经进行了弛缓性手术,腿上原来的透析插管还没有取出。虽然有些炎症伴有发热,但情况相对稳定。

金梅自己只有2万元储蓄。在住院、医疗费用、护理和其他费用上花费之后,她现在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积蓄。每月幸存者基金和新成立的低收入基金根本无法支付护理、膳食和医疗费用。

金梅并不是没有人员,社会负担不起全部费用。

目前,社区向街道报告,目前只能保证她的基本医疗,希望医院能更加重视她的护理和查房。

读者们,目前,虽然社会和上级单位仍在为金梅争取政策,但金梅的待遇只能向社会求助。

如果你愿意帮助金梅,你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0553-38381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