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为赔偿打了一场官司。

这是我妹夫郎咸平之间的关系,但他因为一场纠纷上了法庭。

近日,阜南县人民法院因亲属不愿赔偿医疗费用而结束了他们之间的纠纷,并裁定张某应承担刘某40%的损失,即赔偿刘某48,800元。

原来,刘先生受雇于他的妹夫,张的工程团队。起初他是妹夫,但他去法院寻求解决争端。

近日,阜南县人民法院因亲属不愿赔偿医疗费用而结束了他们之间的纠纷,并裁定张某应承担刘某40%的损失,即赔偿刘某48,800元。

最初,刘先生受雇于他妹夫张的工程团队。

第一天,刘谋喝醉了,从二楼摔倒受伤。张某支付了一万多元的医疗费。

然而,刘出院后,张出于各种原因逃避了责任。

在赔偿问题上,刘姐夫把他的小叔张告上了法庭。

来自阜南县的刘谋受雇于他妹夫张某的工程队,负责大楼的木工工作。

2013年8月21日,刘谋在醉酒施工时意外从一楼楼顶跌落。

事件发生后,张立即安排刘住院。

同年9月5日,刘出院,医疗费用为20,799.66元。

2016年3月23日,刘再次入院,同年3月28日出院,医疗费用为7173.30元。

在刘住院期间,张总共支付了刘一万多元的医疗费用。

然而,刘出院后,张不再愿意支付任何费用。

张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雇佣关系,他不应该承担刘的相关损失。

为此,刘进行了伤残等级评定,结论是:刘为9级伤残,伤后延迟210天,伤后护理期120天,伤后营养期120天。

否认雇佣关系,并辩称这笔钱是给亲戚的。2017年初,刘将张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各种损失近12万元。

在法庭上,张认为他只和刘有关系,没有工作,对刘的意外伤害没有责任。

张说,事发当天,刘喝酒后拒绝听劝说,坚持步行到施工现场。

到达施工现场后,张和房东不允许刘去拆除支撑物,但刘坚持走自己的路,随后发生了事故。

张说,当时考虑到双方的关系,出于好意,他预付了13000元医疗费。

房东还在法庭上作证说,刘是在喝酒后进入建筑工地的。张和他都劝阻了刘,但刘不听。

经审理,阜南县人民法院认定,刘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酒后进入施工现场的危险性。张某和房东都劝阻刘某喝酒后不要参加施工,造成了损失和严重失误。

根据双方的过错,张某决定酌情赔偿刘某合理损失的40%。

最终,阜南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某赔偿各种损失48,800元。

一审判决后,双方都没有上诉。

雇佣关系是指为员工提供劳动服务的员工和支付相应报酬的员工所形成的权利和义务。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张某辩称刘某没有工作,但他并不反对刘某在施工现场受伤的事实。

由于双方关系密切,刘受伤后,双方都没有报警。结合张某及时安排刘某住院及支付部分医疗费用,应确认张某雇佣刘某为职工,双方为雇佣关系。

这个案子是亲属之间的雇佣纠纷。

在现实生活中,承包商口头雇佣亲戚和同事是很常见的。

发生争议时,双方持有不同意见。没有书面证据,法院往往很难找到。

因此,建议各方提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以更好地保护各自的合法权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