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劳富有的第二代有多可怕?一旦销往世界各地,每天售出的130万瓶中国商品在大品牌“换班”后就卖不出去了!

作者:电商王资料来源:干丹商(身份证:干丹商)老干妈像流星一样坠入神龛!两个月前,老干妈的作坊接连遭到两次大火的袭击,这两次大火也燃烧了中国制造的大名鼎鼎的老干妈背后一些未知的秘密:首先,老干妈作坊的管理有多混乱,以至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如此大的火灾?其次,面对自然灾害,许多网民的真实反应不是同情老干妈,而是谈论“老干妈早就不好吃了”!几年前,这位老干妈每年售出45亿元人民币,并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售出130万瓶国产品牌。几年后,老干妈不仅看到销售额下降,还看到她的品牌形象像流星一样落到祭坛上!淘宝、JD.com等电子商务平台的数据显示,“老干妈”的销售近年来大幅放缓,今年上半年下降了30%,这已经发出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从收入来看,老干妈的发展经历了以下几个时间节点:1998年,老干妈成立之初的品牌价值只有5014万;1999年,产值首次突破1亿元,达到1.26亿元。2006年,老甘玛的收入首次突破10亿元,达到12.8亿元。2014年,老干妈的销售收入首次达到40亿元。2016年,老干妈销售额达到45亿元。

2017年,老干妈没能达到另一个高峰,三年前销售额下降到40亿英镑。

为什么大名鼎鼎的中国老干妈不能突然买下它?勤劳的富二代太可怕了!这位老干妈的历史性转折始于2014年,当时陶华碧67岁。她决定退休,让她的儿子接管老干妈。

陶华碧有两个儿子:长子李桂山和幼子李妙星。由于家族企业多年来积累的巨额财富,这两个儿子,像瑞普·洋葱大师(Master Rip Ones)一样,是真正富有的第二代。

陶华碧退休后,我不再是老干妈的股东,长子李桂山持股49%,小儿子李妙星持股51%。

新官员上任三次。两个儿子掌权后,几声雷响相继被埋葬。

首先,用来制作木乃伊的辣椒从贵州辣椒变成了河南辣椒。

贵州的辣椒以其适中的辣味而闻名,这也是老甘马辣椒酱风味无与伦比的主要原因。然而,贵州辣椒的价格也很贵,最高售价约为每15元1公斤,而河南辣椒的价格仅为每7元1公斤。更换河南辣椒后,老干妈的原材料成本从3.6亿元下降到1.5亿元——原材料更换后,老干妈的记忆中还有这种味道吗?第二,打破陶华碧时代制定的“不公开”的“坏习惯”。

在陶华碧时代,老干妈的素质是最好的宣传。两个儿子掌权后,老干妈的“不公开”规则很快就过去了。

最近,老干妈推出了一个专为品牌打造的广告:夸张的舞蹈和魔幻音乐,伴随着燃烧大脑的线条,广告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大量的关注。

这一事件的潜台词也是:在陶华碧的“三不”(不上市、不宣传、不融资)中,没有任何宣传被打破。那么,它会远离上市而没有融资吗?可以预料,在老干妈的新一代管理者的努力下,老干妈的其他“旧坏习惯”将逐渐被打破。

努力赚钱的第二代富人真可怕!老干妈的核心价值观不见了?事实上,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老干妈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民族品牌,这与陶华碧的个人努力和她独特的经营理念密不可分。

在内部,老干妈依靠“让质量说话”和“家庭管理”。

在陶华碧时代,老干妈的供应链是出了名的严格。当时贵州的辣椒农民都知道,如果陶华碧发现辣椒质量达不到标准,以后就很难和老干妈做生意了。然而,如果陶华碧发现成品辣椒有任何问题,她会下令将所有产品回收并集中销毁,以确保每罐老甘马辣椒酱的质量一致。

在加强产品质量控制的同时,老干妈在内部实行“亲族管理”。

旧干妈工厂有1000多名员工。陶华碧可以说出60%以上员工的名字,她会在每位员工生日时赠送礼物。当每个员工结婚时,她都会去现场作证。每次员工出差时,她都会为他们煮一些鸡蛋,就像老母亲送她的孩子去长途旅行一样。她直到把它们送到公共汽车上才回头。

对外,老干妈依靠“真诚为人民服务”。

多年来,如果经销商完成了老干妈规定的任务,经销商陶华碧将根据合同获得奖励。多年来,老干妈每年都依法纳税,从未拖欠过一次,也从未欠过国家一分钱。由于她值得信赖的经营,这位老干妈多次被贵州省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评为“a级纳税信用企业”。

然而,这件事是可以记住的。不知来了又走了之后,陶华碧退休了,老干妈的上述核心价值观还在吗?老干妈能坚持多久?创业很难,保住工作更难。今天的老年干妈不仅面临着一系列的“内忧”,而且还解决了越来越严重的“外患”。

“内部担忧”:新管理层上台后,如何解决质量和销量下降的问题将影响企业的生存。

就"外来入侵"而言:秘方泄露、新的竞争品牌、老干妈的未来之旅将不会一帆风顺。

2016年5月,一种味道与老干妈非常相似的豆豉上市。

警方调查后发现,该产品是在老干妈的一名前雇员泄露了老干妈的秘方后生产的:当新一代管理层忙于抛弃老干妈的原味时,市场对老干妈秘方的垂涎从未停止!如今,随着网络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的辣椒酱品牌正在市场上涌现,不断冲击着老干妈的市场份额。

例如,林依轮的“叶凡”辣椒酱和岳彭云的“消费辣椒”辣椒酱凭借其高人气,从成立的第一天就迅速抢占了辣椒酱的市场份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