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航空公司空公司正在通过低成本和全方位服务战略进行转型

近年来,亚洲航空公司空不再以单一战略经营特殊航空公司空公司,如传统的全服务或低成本航空公司空公司,而是通过在地理市场和消费者细分市场的扩张,将自己转变为综合性集团。

在这种大趋势下,航空公司空将面临更多业务重叠,进一步加剧竞争,并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

亚航的飞机停在雪邦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

(资料来源:莫赫德拉斯凡/法新社/盖蒂图片社)今天,航空公司空市场变得更具吸引力,使得航空公司空公司一直在寻求扩张。

然而,这一过程将越来越受到市场现有基础设施的限制,这将使新来者难以增加其业务中的基地和路线数量。

此外,全球航空公司空还将面临更多不利因素,包括燃料成本上升、飞行员短缺和其他劳动力问题,以及地缘政治不确定性。

虽然各国的所有权规定各不相同,各种双边条约或其他条约的存在使情况更加复杂,但在亚洲空集团的许多航空公司中,澳航、新加坡航空空、国泰航空空、亚洲航空空、狮子航空和中国航空、中国东方航空、中国南方航空和HNA航空已经成为亚洲空的主要航空公司。

为了便于分析他们的战略,这些公司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低成本航空公司空是源自低成本商业模式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空集团,如马来西亚的亚洲航空公司空和印度尼西亚的狮子航空公司空最初通过使用和改进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空和瑞安航空公司空的原有拼箱模式,为各自的国家航空公司空提供低成本替代品。

这些低成本航空公司空专注于扩大其在国内市场的品牌影响力,同时采用特许经营模式和其他策略(如亚洲航空公司X长途改装)向邻国扩张。

这两个竞争对手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亚航的扩张超过了狮航。

亚航持有其合作伙伴的大量少数股权,而狮航更愿意持有所有股份。亚航提供的全方位服务产品没有偏离其原有模式,而狮航和另一个混合全方位服务品牌马林多航空公司空联合成立了巴蒂克航空公司空。

乘客在香港国际机场检查航班时间和登机门。

(资料来源:南华早报/陈小妹)这些航空公司空也从相关航空公司空租赁飞机作为所有者和出租者。

亚航使用其独家租赁公司亚航空资本有限公司,而其运输合作伙伴也拥有狮航的多数股权。

两家低成本航空公司空也订购了几架大型飞机。

飞往波音和空的狮子已经下了订单,但亚航只与空的乘客合作。

除了作为股权持有人参与租赁业务外,两家集团还受益于飞机租赁公司的增长,特别是最近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为其整个机队提供融资的本地租赁公司激增。

第二类全服务航空公司空是全服务航空公司空它们是各自辖区内的行业领导者,但它们采用了更多的LCC品牌和战略来寻求区域扩张,包括澳航、新航空和国泰航空空。

澳航采取了多种航空公司空战略,并与另一家LCC品牌捷星航空公司空进行了大规模扩张。

捷星航空公司空已大大扩展到其他国家,现在提供中长途服务。

与亚洲航空公司空一样,捷星航空公司空在其子公司[/k0/]中持有大量少数股权。

2019年2月2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越南总统阮富忠在河内总统府举行的仪式上,为波音商用飞机CEO凯文·麦卡利斯特(左)和越南南方航空公司空 CEO阮氏邦(Nguyen Thi Bong)之间的文件交流鼓掌。

(资料来源:索罗卜/法新社/盖蒂图片社)同样,新加坡航空公司空近年来采取了更加积极的行动,将Ku航空公司建设成中长途LCC航空公司空。

由于当地所有权的限制,新航空和塔塔集团在印度建立了合资企业维斯塔拉航空空,从而扩大了其业务的地理范围。

国泰航空空也遵循类似的轨迹。

国泰龙更名为子公司,是一家全方位服务的区域性航空公司空公司。它最近扩展到低成本战略,以49.3亿港元从海航集团收购了香港快运。

该交易于3月底宣布,并于7月份迅速完成。

中国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空一直专注于提供全方位服务和控制中国大部分客运。

他们在中国其他较大品牌中持有大量或多数股份,最近开始打造更多低成本品牌。

然而,这三家公司还没有将其业务基础扩展到其他国家。

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空集团海航集团在一家主要由省政府组建的本地航空公司空公司组合中拥有不同的组织和一些少数股权。

其中许多是低成本航空公司空公司,如西方航空公司、乌鲁木齐航空公司空和吉祥航空公司空。

这些航空公司空将业务集中在其他不同方面,使HNA成为一个垂直整合的企业集团。

这些航空公司空在亚洲吸引了许多新贵,后者通过类似的策略,包括瞄准相同的市场和细分市场,追随前者的成功。

其中一个集团是越南航空公司空,该公司通过飞机租赁融资实现了爆炸性增长。

该公司还一直在寻求建立一个类似于其他地区性租赁公司集团的独家租赁结构。

(练习编译/高默涵)特别声明:如果本网站转载或引用的图片和文字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及时更正和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