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林升:金融机构应该如何在数字时代转型?

2019年6月19日上午,IMI联合主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ZIBS)院长、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所(AIF)院长本·林升应邀出席在北京举行的“汇聚智慧:数字转型与组织变革——2019威利托·岳亚太金融科技峰会”。

会上,本·林升教授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演讲,主题是“时代带来了一切好处——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大家早上好!我很高兴有机会再次来到韦莱陶月的会场。刚才方总特别提到,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浙江大学的ZIBS和AIF与韦莱多月进行了更多的交流。我和我的团队获得了很多。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与您有更多的互动。

方先生刚才谈到了数字转型。他提到了和平和投资促进。他强调深圳企业在数字化方面做得很好。事实上,杭州在数字化方面做得很好。

浙江省把数字经济作为第一工程,杭州也提出了“数字经济第一城”的战略。因此,数字经济和数字化对杭州也非常重要。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汇聚人才,汇聚智慧:数字转型和组织变革”。重点是特许金融机构的数字化。当然,这里的特许金融机构不一定是传统的金融机构。

那为什么许可金融机构应该数字化?他们数字转型的关键是什么?我想出了Xi总书记引用的《易经》中的一句话,“受益的途径是与时俱进”抓住机遇,做出与时代一致的决策,迈向未来。我认为它非常适合我今天的分享。

我将从三个方面与你交流:第一,所谓的金融科技,或者金融科技的现状,金融数字化,从过去到今天,现状如何?

第二是谈论金融技术的未来和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三是谈金融机构成功数字化的关键因素。

什么时候金融科技才能真正受益并与时俱进?唐代诗人岑参有一首这样的诗:“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刮起,吹开万梨树的花瓣”。我认为我们的金融科技趋势和金融服务的数字化也可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十年前,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大多是能源和银行公司。十年后,世界上几乎所有最有价值的公司都是科技公司。

就连排名前十的唯一金融机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也认为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该公司每天处理的清算业务甚至超过了许多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没有强大的技术支持是不可行的。

因此,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科技“像春风一夜之间突然降临”的时代,金融与科技的融合远远领先于许多其他产业。

当然,这种一体化趋势不仅代表了未来,也代表了过去几十年金融和科技相互促进和共同发展的实践。世界(主要在英国和美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金融信息技术、互联网金融、智能金融或智能金融。

相比之下,中国在1988年推出第一台自动取款机时就进入了芬达1.0,比英国和美国起步晚。

然而,到2003年至2012年的互联网金融阶段,中国已经开始超越其他国家,并开始变道超车。

中国的科技公司在支持金融服务方面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我们希望建立数字金融,并利用数字技术使全球数字金融支付变得更加容易。

当然,尽管脸谱网和亚马逊等外国公司由于各种原因起步较晚,但它们的后发优势不应被低估。

我工作的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所对世界金融科技的发展做了一些尝试性的研究。每年公布中国和世界金融科技中心指数,从金融科技产业、消费者体验和金融科技生态三个方面对全球城市的金融科技发展进行排名。

根据去年11月发布的最新结果,我们将全球金融科技30强城市与传统金融中心30强进行了比较,两种类型的中心城市之间的差异仍然非常明显。

可以看出,香港是世界上第三大传统金融中心,但它在金融技术方面的排名已经下降到第十位。

与杭州相比,传统金融并不发达。最大的银行浙商银行的资产仅超过1万亿元,当地的保险公司很少,甚至不在传统金融中心的前30名之列。

然而,杭州在新金融领域的发展是显而易见的。它是世界第六大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杭州不仅拥有领先企业蚂蚁金融,还拥有一批金融科技企业,如同登、盛邦等,积极扶持金融,帮助金融机构提高价格,实现控风,促进合规。

金融科技的未来完成了金融科技的现在。让我们谈谈未来。金融科技的未来趋势是什么?"河流和海洋不会选择小溪,所以它们可以很深."河流和海洋不会抛弃小溪,所以它们会变得宽广而深邃。这与金融科技的未来趋势不谋而合。首先,金融科技必将走向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地区将加入这一数字化实践。第二,特许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将深化,金融将更好地为小微企业和公众服务。

首先是金融技术的全球化。

新兴国家和地区有望成为金融科技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目前,许多国家/地区,特别是不发达地区,都受到金融抑制。许多人无法享受基本的金融服务,但智能手机相对受欢迎。因此,金融科学和技术将有更大的发展空,简单的金融服务将成为可能。

同时,金融科技的发展需要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现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提出了金融科技发展战略。我所在的杭州也提议在今年5月30日建立一个国际金融科技中心。

此外,瑞士和新加坡等发达国家也在积极发展金融科技。现在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展在新加坡举行,许多金融科技业务正在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开展,这也符合“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

事实上,“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国家都有着极好的金融科技发展机遇:印尼、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人口众多,金融欠发达,是许多金融科技企业发展海外业务的首选。非洲有50多个国家,人口超过10亿,普惠金融范围广泛空;中欧和东欧的主要国家近年来也积极发展数字金融,并将成为我们未来的好伙伴。

最后,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5个国家/地区中,有30个国家的穆斯林人口超过本国人口的一半。然而,研究表明,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71%的穆斯林没有金融服务账户,金融技术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增强他们的权能,促进世界包容性发展。

其次,金融科技发展的第二大趋势实际上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即除了为新金融开拓新市场之外,特许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也将成为主流趋势,这一趋势在市场对金融机构价值的判断中变得越来越明显。

以中国市值最高的20家上市银行为例,我们可以发现只有招商银行和宁波银行的市净率大于1,即市值超过银行自身的账面价值。

这两家银行都在金融科技方面有大量投资。它们可以被认为是在数字转型方面做得更好的两家银行,具有较高的性价比和良好的市场认可度。

刚才方总还提到招商银行app的应用效果非常好。当用户体验非常好时,市场接受度自然会提高。

然而,与此同时,即使是在数字转型方面表现突出的两家银行,与网上银行相比,每名员工的服务客户数量仍然相对较少,其劳动效率仍有很大提高空。

因此,特许金融机构应该认识到数字化转型是未来金融业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积极拥抱金融技术,实现转型升级,否则未来会非常艰难。

中国有数以千计的银行,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走数字化道路:兴业银行于2015年成立了中国第一家金融科技子公司,中信银行和百度联合成立了第一家经批准的独立法人形式的直销银行——百信银行,平安的成员企业金融一账户(Finance One Account)推出了金融业第一个开放平台GammaO,使开放银行成为可能等。所有这些都表明,尽管对我们所希望看到的来说,特许金融机构的转型步伐有点晚,但整个行业都在努力实现转型。

3.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是与时俱进。什么是“利润”?郑板桥说:“一次一片叶子总是与形势相关的。”尽管他自己不是一个很大的官员,但是普通人的一切都影响着他的心。

同样,作为一个金融服务行业,每个用户的每件事都应该影响我们服务提供商的心,这反映了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中最重要的关键词——普惠公司(Pratt & Whitney)。

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和成本高是一个世界性的长期问题。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到2018年底,普惠金融的贷款余额还不到全国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的10%。

那么,如何促进普惠金融?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金融的最初核心是真正为企业和实体经济服务。一旦偏离这个最初的中心,金融泡沫甚至金融危机就会发生。这可以从历史中得知。

因此,为了实现普遍利益,金融必须更接近实体经济,成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酒保。

虽然世界对金融业的定位仍有许多不同的看法,但我国已经明确表示,“金融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的需要”,这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其次,为了找到向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最佳方式,数字技术和能力在此时尤为重要。

我们简单比较了伟忠银行、网通银行和普惠金融的代表格莱珉银行。伟忠银行和网通银行成立时间短,员工少,但他们服务的客户更多,发放的小额贷款也更多。

如何在短时间内快速推动普惠金融的发展,也许数字化是我们的答案。

金融机构转型的第二个关键是生态。

从产品到渠道,从智能客户服务的应用到大数据风控制的实现,从内部分工的建立到外部合作,都是全面生态建设的过程。

从渠道建设的角度来看,目前几乎所有银行都在尝试拓展在线客户接入渠道,其中手机客户越来越受欢迎。银行金融应用程序的活动可以很大程度上反映银行与其客户之间互动的有效性,也反映了银行数字化转型的程度。

从客户服务的角度来看,财务经验是最关键的。银行需要通过“金融+场景”的方法为客户建立一个完整舒适的金融生态,帮助客户更方便地生活。

根据浙江大学AIF的研究,88%的银行已经为不同的日常生活场景开通了支付服务,23%的中小银行拥有健康注册等生活服务。

从对外合作的角度来看,一个完整的数字生态的建设需要科技公司和特许金融机构的相互面对和学术机构的积极参与。

作为创新生态的建设者,浙江大学AIF分校在中国金融科技领域相对领先的实践的帮助下,也做了一些相关的研究工作。通过跨学科和全球合作平台,AIF参与孵化了一批金融科技企业(包括盛邦科技、摩西信息技术、金智达等)。),这可以被视为对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贡献。

当然,我们更期待与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合作,在数字时代建立金融科技生态。

最后,我认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第三个关键是人才。

以伟忠银行社会招聘所需的岗位分布为例。在它所需要的人才中,技术研发人才的比例高达46%。

因此,在金融机构大力推进数字化转型的新时期,简单的金融、营销和企业管理知识已经不够。计算机知识、编程能力和研发能力成为关键,或者复合型人才的培养成为重点。

去年,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正式成立,以满足人才培养的新需求。我们的追求体现在五个“我”,即国际化、跨学科、创新性、包容性和整体性,专注于新金融、新零售、新技术、新产业和新市场领域的业务研究和人才培养。

综上所述,目前,技术支持金融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而中国有幸引领全球金融技术浪潮。

未来,金融科技的实践将走向全球,特许金融机构的数字化将成为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发表评论